行業動態

IPO變局 有人歡喜有人愁官方網站

        摘要
         IPO生態正處于新一輪變局中。其中,“四新企業”獲得制度和保薦資源傾斜,迎來政策暖風;“帶病”申報的企業或撤單,或徘徊猶豫;有的企業在借殼與IPO之間搖擺不定。分析人士認為,伴隨IPO審核制度和退市制度的不斷完善,“帶病”企業將逐步退出,優質企業登陸A股將得到更多便利,未來IPO將呈現“擁抱新經濟”和“質重于量”的特點。
  IPO生態正處于新一輪變局中。其中,“四新企業”獲得制度和保薦資源傾斜,迎來政策暖風;“帶病”申報的企業或撤單,或徘徊猶豫;有的企業在借殼與IPO之間搖擺不定。分析人士認為,伴隨IPO審核制度和退市制度的不斷完善,“帶病”企業將逐步退出,優質企業登陸A股將得到更多便利,未來IPO將呈現“擁抱新經濟”和“質重于量”的特點。
  IPO質重于量
  東北證券分析師指出,證監會新規一方面讓符合標準的企業可以盡快上市,另一方面讓質量不達標的企業知難而退,既保證了過會企業的數量和質量,也將解決IPO“堰塞湖”問題。IPO被否企業3年內不得借殼上市,有望進一步打擊殼股價值,未來企業申請IPO會更加謹慎。證監會新規旨在防止一些IPO被否的問題企業通過并購重組上市,防止其成為市場的潛在“毒瘤”,從源頭把控新股的質量。預計未來IPO的審核標準會持續從嚴。
  廣證恒生分析認為,企業IPO的排隊時間正在縮短,時間成本降低,因此建議擬IPO企業不要過于急切地申報,而應先完善公司內控制度,規范運行,正確評估企業自身盈利能力,減少或消除企業運營中的潛在風險,以便申報后能順利通過審核。IPO被否企業的出路包括再次申報IPO、海外上市、被并購、掛牌新三板等,應合理地運用多層次資本市場來幫助企業發展。
  國泰君安分析認為,一系列政策的出臺和IPO改革預期的升溫,疊加今年以來從嚴審核的監管態度,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目前的IPO生態。對企業內生性盈利能力要求的提高、對新經濟企業的歡迎以及對審核制度、退市制度的完善,均反映出監管部門對于資本市場深化改革的堅定態度。
  業內人士表示,在監管態度堅定、執行有力的背景下,未來IPO將呈現“擁抱新經濟”和“質重于量”的特點,符合國家發展戰略、符合經濟發展趨勢、有內生性盈利保證、成長前景向好的優質企業將受益于IPO新生態。
  借殼者陷兩難
  部分原來做IPO和借殼兩手準備的企業陷入兩難境地。證監會近日宣布,對于擬通過重組上市的企業,IPO被否后需至少運行3年才可籌劃重組上市。這意味著,IPO被否企業三年內不得借殼上市。
  深圳地區一家私募機構負責人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,以往IPO被否后,企業可以選擇再次申請IPO或借殼上市。如果再次申請IPO,從材料重新準備、申報再到上會,時間周期會拉得比較長,而借殼相對快捷?,F在如果選擇先IPO,則要冒如果被否則三年內不能借殼上市的風險。
  “如果先嘗試借殼上市,風險也不小。不僅要付數以億元計的殼費,而且談判耗時耗力,資產價格、支付方式等談判關鍵點存在不可控因素。監管部門對借殼上市審核的嚴格程度堪比IPO,如果最終借殼失敗,前期投入都打了水漂。”上述保薦代表人表示。
  華峰資本CEO陳挺峰認為,目前做兩手準備的擬上市企業屬于少數,有借殼意向的企業一般對上市時間要求較高、資產體量較大、利潤較高。
  “帶病”企業發愁
  “富士康IPO申請的快速過會對證券行業觸動很大。不論出于響應國家戰略還是基于業務層面的考量,券商的投行資源都會向新經濟企業尤其是‘獨角獸’企業傾斜。我們手上的項目不少屬于人工智能、高新技術領域,現在正從中遴選可能走綠色通道的企業優先申報。”某上市券商的保薦代表人說。
  2018年以來,政策暖風不斷吹向新經濟企業。上交所表示,要重點關注“新藍籌”公司,助力新技術、新產業、新業態、新模式的發展壯大,多角度、多領域、多方式服務實體經濟發展。深交所公布的未來三年戰略規劃提出,將針對創新創業型高新技術企業的盈利和股權特點,推動完善IPO發行上市條件,擴大創業板包容性。
  深圳某私募機構負責人表示,一些原擬赴海外上市的公司開始猶豫,準備在監管部門對“獨角獸”企業做出更明確的界定、具體配套制度出臺后再做決定。
  “除估值方面的考量外,對國內經濟發展的樂觀判斷、國家支持新經濟企業政策的預期、部分科技企業研發期間獲得國家重大專項資金扶持或稅收優惠等,都會促使有上市想法的‘獨角獸’企業在本土發行上市。”上述保薦代表人表示。
  新經濟企業迎來政策暖風的同時,一些擬IPO的“帶病”企業發愁。開年以來,中止或終止IPO申請的企業數量明顯增加。數據顯示,截至3月14日,今年以來共有52家擬上市企業中止、終止IPO審查,其中16家為中止審查,36家為終止審查。開年不到3個月,中止、終止IPO的企業數量已達去年全年的42.28%。
  其中,值得注意的是主動撤單的情況頻發。上述保薦代表人表示,撤材料的情況大致可分為三類:第一類情況是企業“帶病”申報IPO。此前不少“帶病”企業抱僥幸心理,計劃先申報,然后在排隊過程中整改。它們的問題涉及合規、財務、關聯交易等。這些問題如果在可預期時間范圍內解決不了,只能先撤材料,這類情況占多數。第二類情況是企業在審核期間發生突發狀況,如受到行政處罰、被舉牌等。第三類情況是企業外部環境變化,如行業下行導致企業業績增長乏力。
  “我們手上有兩家企業前不久剛撤材料。此前發審委提了很多問題,都是新一屆發審委一直重點關注的。”某區域券商投行人士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,如果只是小問題,可能用半年或一年解決,再進行二次申報。按現在IPO的速度,從排隊到過會最快要一年半時間,但如果是終止審查,則要間隔12個月才能再次申報。如果問題比較大,由于發審委對近三年材料審核得很細,企業需要撤回來重新做近三年的材料,時間周期就更長了。
  “現在最怕的是企業有歷史沿革問題,比如受過行政處罰、存在股權代持等。”該投行人士指出,“存在歷史沿革問題的企業很難過會,而且記錄無法擦除?,F在我們的解決辦法是重新成立一家公司,將原公司業務和人員轉移到新公司,以新公司的名義進行申報。”
  上述保薦代表人表示,目前部分“帶病”企業正在觀望。“有的公司確實有瑕疵,但暫時沒有撤回材料。畢竟IPO項目前期耗費了很多人力、物力,企業和保薦機構的投入都很大,中介機構會建議再看一看。”


亚洲黄色网址